当前位置:荥河门户网站>国际>一位女性摄影师镜头下的世界美丽地图

一位女性摄影师镜头下的世界美丽地图

在印度瓦拉纳西恒河深处,戴着玫瑰色面纱的印度女孩正在朝圣。

我们的记者/徐天摄影师/米哈埃拉·诺罗克(罗马尼亚)

发表于2019年9月16日第916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瓦拉纳西恒河深处,戴着玫瑰色面纱的印度女孩正在朝圣。

早晨阳光明媚,河水有丝滑的质感。和过去一样,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将在清晨踏入这座古城的恒河。

罗马尼亚人米哈埃拉·诺罗克沿着海岸行走。作为一名专门捕捉女性美丽的摄影师,她很快注意到那个头上戴着鲜花、表情平静的女孩。她甚至忘了自己口袋里还有手机,于是匆匆走进恒河,向女孩走去。她不想破坏朝圣。向女孩打手势照相后,她很快拍了几张。

总的来说,米哈埃拉会试着花更多的时间和主题在一起,学习他们的故事。然而,看一眼恒河,她不知道女孩的名字或对方的年龄。她只觉得那个女孩的眼睛、姿势和衣服在告诉她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秘故事,所以在那一刻所有其他的东西都黯然失色。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米哈埃拉拍摄了越来越多的女性故事,但她仍然记得今天早上。当她出版她的第一张相册《美丽的地图》时,她用这个神秘的女孩作为封面。

几个月后,米哈埃拉在社交网站上收到一封私人信件:我是封面女郎。这个名叫杰伊的印度女孩热衷于环境问题,希望成为一名工程师。

这正是米哈埃拉想要她的照片展示的——女性的美丽应该多样化。在当今世界,女性的美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缩小了。在互联网上,有许多女性拥有迷人身材的照片。事实上,他们被要求性感,或者温顺低调。

米哈埃拉也是一名女性,她认为女性不应该扮演别人希望她们扮演的任何角色。它们可以是不完美的,但是它们应该是自然的、真实的,能够并且应该进行无限制的自我探索。

美丽无处不在

这个想法是六年前在埃塞俄比亚产生的。

2013年,热爱旅游的米哈埃拉第一次来到埃塞俄比亚,一个拥有丰富多样文化的国家。米哈埃拉注意到,这个国家的一些妇女裸体出门,一些人用黑色纱布遮住脸,还有一些人穿着和她相似的衣服。

米哈埃拉发现了妇女的多样性和她们生活的不平等环境——公众舆论通常决定了妇女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她希望将镜头聚焦在不同国家的女性身上,拍摄她们的多样性,讲述她们的奋斗和梦想,并解释她们独特的自然美。

虽然她在大学学的是摄影,但她没有得到教授的认可,对自己的技能也没有信心。毕业后,米哈埃拉从事了其他工作,如电影制片人。米哈埃拉对埃塞俄比亚的访问燃起了收回相机的希望。攒了一笔钱后,她辞去了工作,成了一名背包客,环游世界。

在旅途中,米哈埃拉尽可能多地选择陆地交通,如火车和公共汽车,并慢慢欣赏和探索每个国家的细节。她喜欢人口稠密的大城市,一小时又一小时地置身于人流中,直到她看到感兴趣的人,并把摄像机对准对方。她也喜欢和当地人交流,听他们的建议,去哪里拍摄,去拍摄谁,等等。

优香是日本京都一家咖啡馆的咖啡师。她是艺妓学徒,接受过严格的封闭式培训。但是当她意识到自己对自由的热爱时,她坚定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今天,她是一名咖啡师,她的工作不仅仅是准备咖啡。她穿着传统的日本和服,通过优雅的动作将煮咖啡的过程变成了一门艺术。

米哈埃拉被世界的多样性迷住了。在京都,她遇到了一个受过艺妓培训的咖啡师。煮咖啡的动作和服装非常独特。在美国,她遇到了一对非洲裔姐妹,她们的父母都在联合国工作。他们在三个不同的大陆和六个不同的国家长大。他们非常希望毕业后回到非洲为家乡服务。在中国四川,她敲了一个藏族家庭的门。房子里一个年轻的藏族妇女正在打扫。她穿着藏式衣服,耳垂饰有金饰,脖子上还有一颗绿松石。这种优雅让她吃惊。

蒙古在夏天的八月仍然很冷。这片土地上没有道路,也没有人。只有一些模糊的痕迹不会导致任何结果。在离文明数百公里的原始牧场,一个穿着黑色金袍的女孩正在给牦牛挤奶。在强壮狂野的牦牛旁边,她平静地笑了。游牧女孩知道如何从恶劣的环境中汲取力量。

一年八月,米哈埃拉深入蒙古腹地。公共汽车上只有她和一名当地司机。窗外,她一直与世隔绝。道路不时不畅通。她大约半个小时没有看到任何生命迹象。

这时,一群牦牛闯进了米哈埃拉的视线,后面跟着一个穿着黑色金袍的年轻女孩。她的脸具有“高原红”的特征,她毫无防备地对米哈埃拉微笑。米哈埃拉甚至怀疑这是否是他的幻觉,一群凶猛的动物,远离文明数百公里的如此恶劣的环境,如此艰苦的游牧生活,但有一个女孩在向她挤牛奶和微笑。

米哈埃拉很快拍摄了这一场景。后来,当她写下这幅画的解释时,她感慨美丽无处不在。

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

2017年,这本地图集《美丽的地图》出版了,它挑选了来自50个国家的500名妇女。

米哈埃拉很快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来信,许多人自愿捐款,希望她能继续这个项目,成为世界女性的编年史。

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艾米利亚匆匆停下来几分钟,高兴地告诉摄影师,她最近在瑞典皇家歌剧院担任重要的女高音。20岁时,她经历了这一切,感到幸福。

一位加拿大妇女发电子邮件说,她可以用这本书来教育她的孩子世界是什么样子,什么是美。一个出生在波兰并被一对比利时夫妇收养的女孩联系了她,并想给她拍照——这个女孩生来只有一条腿,却被亲生母亲抛弃了。她想参加残奥会,这样全世界都可以了解她自己,找到她的生母,告诉对方她爱她,理解她的行为。

这就是米哈埃拉想要看到的。

在瓦坎走廊拍摄的阿富汗女孩给她明亮的眼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平静而坚定。由于走廊被孤立在群山之中,幸运的是它没有被战争入侵,而是在50公里之外,塔利班和阿富汗军队正在交火。

从曼哈顿的街道到孤立的阿富汗村庄,她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联系着所有人,包括妇女和人类。她希望这本书能把这种感觉传播到世界各地,让更多的人相信这种多样性是一种财富。

一名中国网民在网上评论这本书:“这些女人是如此不同,但她们的灵魂在最自然的光线下是如此真实和美丽。我看到了500个有故事和力量的灵魂。他们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轻轻地但坚定地写下了自己的诗。我被我们女人的美丽和力量所感动。”

在希腊难民营,来自英国的志愿者爱丽丝像女儿一样把叙利亚的米拉夫抱在怀里。他们来自不同的文化,说不同的语言,但是宽容和善意消除了他们之间的障碍。

不久前,米哈埃拉成了母亲。她和丈夫及小女儿一起旅行,小女儿是一个11个月大的女孩,已经和母亲一起去过9个国家。就在米哈埃拉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当天,他的家人将开始另一次为期八个月的世界巡演。

米哈埃拉希望在两年内出版他的第二张专辑。至于小女儿,她有点担心她是否能接受这样的生活。然而,米哈埃拉仍然希望她的女儿能够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并逐渐明白她拥有最大的自由,可以成为她想成为的任何人。

体育投注 江西快3 安徽快3 彩票app 快乐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