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荥河门户网站>综合>从更加宽广的视野研究好新中国史——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

从更加宽广的视野研究好新中国史——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华民族迎来了从崛起、富裕到强大的历史性跨越,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中国70年辉煌发展的历史,为当代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实现“二百年”目标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历史位置上,学术界迫切需要深化当代中国史研究,不断完善中国新史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解读和阐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于新中国历史研究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张星星。

新中国历史研究继续走向成熟

中国社会科学报: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中国学者在新中国历史研究领域经历了一个逐渐发展和成熟的过程。请简要回顾这一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成就。

张星星: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开启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纪元。20世纪50年代,学术界对新中国历史进行了初步尝试。例如河北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三年级师生撰写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南开大学历史系撰写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编年史》,中国科学院河北分院历史研究所和天津部分高校教师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讲座提纲(初稿)》。然而,受当时历史条件的影响,这些作品有明显的局限性。

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和同年12月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他们作出战略决策,把党和国家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上来。新中国成立以来,他们实现了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历史转折。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认真审议并一致通过了《关于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几个历史问题的决议》,成为党和国家总结过去、开拓未来的重要里程碑。同时,也为新中国史的研究奠定了政治思想基础。因此,学术界开辟了一个生动的局面,努力研究新情况和解决新问题。

自1983年以来,国家组织编纂了一大系列书籍《当代中国》,全面反映了新中国的历史。在此之前,1982年5月,胡乔木在青年社会科学家座谈会上提出,应组织力量撰写一系列专著,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各条战线的历史经验。为了落实这一举措,中国社会科学院制定了一个具体的计划,编纂出版了一大系列《当代中国》(Contemporary China),并组织努力实施《当代中国》(Contemporary China)系列的编纂工作。该系列的主题大致分为五类:全面、部门、主题、区域和重要人物传记。编辑出版工作持续了15年,到1998年基本完成。该系列先后出版了150多卷、200多卷、约1亿字、3万多幅图片。该系列包含了大量坚实可靠的历史数据,并进行了现实分析。它已成为全面记录新中国历史的大型丛书,为深入研究新中国历史奠定了坚实的史料和研究基础。

在这些努力的基础上,1989年新中国成立40周年前后,新中国史研究达到高潮,一个相对完整的学科框架初步形成。党和国家十分重视新中国历史的研究。1990年,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党史领导小组正式成立当代中国研究所。从那时起,新中国历史的研究和编纂进入了组织、规划和领导的新发展阶段。1991年,中国当代出版社成立,主要任务是出版国史研究成果。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历史学会成立。1994年,专业学术期刊《中国当代史研究》(双月刊)创刊。

民族史学科的系统化和学术研究的繁荣,在相互促进、良性互动中取得了新的发展。特别是在1999年新中国成立50周年前后,新中国史的研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有十多种单卷专著全面描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他们还出版了几卷甚至十多卷大型丛书,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纲》、《中华人民共和国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通史》,以及各个领域和时期的专门或专题史,涵盖了更广泛的领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研究的深度和学术质量。

进入21世纪后,新中国的国史研究和学科建设进一步加强。2001年,《当代中国研究所2001-2004年研究计划》的出版,将新中国民族史的编纂和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后,一批新的或重印的单卷本国家历史研究著作相继出版。2012年9月,由当代中国研究所撰写并经中央政府批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草案》由人民出版社和当代中国出版社联合出版。从把握重大问题、勾勒历史线索、记录重要事件、总结经验教训、主要观点的准确性、历史数据的可靠性等方面来看,该书是一本权威性的民族史著作。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党中央一再强调要认真研究国家历史。为了加强民族史的学习、教育和宣传,新中国民族史的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有了进一步的拓展。2013年,由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组织编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出版。2015年,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项目的一项重要成果,由当代中国研究院编辑的更适合普通干部和群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简明历史手稿》由学习出版社出版。2016年,该书的英文版将由外语出版社出版,并将在海外市场推出。同年,当代中国研究所组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研究丛书》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70年来,我国广大民族历史研究者和相关学者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以中共中央对重大历史问题的科学总结为基础,发扬中华民族历史管理和修改的优良传统,借鉴国内外相关学科的有益经验,进行探索和创新,取得了显著的学术成果,奠定了坚实的学科基础,形成了系统完整的学科体系。

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新中国国史研究领域的热点问题是什么?

张星星:在国史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下,国史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就。许多重大学科建设问题基本形成共识。同时,理解上也有差异。

首先,关于主题定位。学者们基于不同的考虑有不同的观点。朱佳木在《关于共和国史、现代史和现代史关系的思考》一文中,深刻分析了学术界对新中国史、中国现代史和中国现代史三个概念的不同理解及其历史原因。他主张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中国历史称为中国近代史或中国现代史,并正式列入国家学科名录。这一观点赢得了广大中国历史工作者的认可和支持。

第二,在研究的主线上。所谓“主线”是贯穿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趋势的主要历史主线。对新中国史研究主线的不同理解实际上涉及对新中国史研究对象和范围的不同理解。狭义上,新中国国史主要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政权建立和发展的历史。广义而言,新中国历史的研究应该包括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各个领域和各个方面的变化。只有从广义上理解它,才能正确把握新中国历史的研究范围和主线。

第三,关于历史分期。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发展和演变,对新中国历史分期有许多不同的认识,如“七阶段分期法”、“五阶段分期法”、“四阶段分期法”、“三阶段分期法”和“两阶段分期法”。历史分期是新中国史研究的重要课题,新中国史仍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分期问题只能继续动态研究。各种分期方法可以共同促进平等学术讨论中理解的加深。

第四,关于历史的主流。坚持唯物史观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科学理解新中国历史的主流,对于正确把握新中国历史研究的政治和学术方向具有重要意义。把握这一主流就是深刻阐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选择。这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也增强了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和信心。

《中国社会科学报》: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你认为当前关于新中国历史的研究应该如何继续推进?

张星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新型人民共和国。它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中国的实践、应用和发展。为了理解和把握新中国的奋斗历程、成功经验和发展规律,新中国史的研究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指导。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角度研究和总结新中国的历史,必须更加坚定地相信马克思主义理论,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更加自觉地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所有科学理论创新都是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的统一,不仅包含系统的理论思维,而且体现了深刻的历史规律和历史经验的积累。为了科学地阐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有必要通过系统深入的历史研究,深刻揭示科学理论逻辑中蕴含的历史逻辑,为宣传和贯彻党的理论创新成果提供深刻的历史支持。为了深入研究新中国的历史发展,总结新中国发展的历史经验,我们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开阔视野。我们必须把当代中国的发展放在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和当代世界变化的进程中。只有这样,新中国历史研究才能适应时代、国家、社会和党的理论创新的发展要求。

民族复兴进程与世界发展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报》:应该如何看待新中国历史与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关系?

张星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重大飞跃,也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新继承和延续。1938年,毛泽东指出:“今天的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发展。我们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不应该割断历史。从孔子到孙中山,我们应该总结和继承这一宝贵遗产。这对指导当前的大运动大有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和社会主义制度给古代中国带来了新的活力。中华人民共和国负有崇高的历史责任,要使近代遭受屈辱和摧残的旧中国以崭新的姿态站在世界舞台上,促进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外交和国防的全面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和发展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科学指导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创新成果。同时,它也离不开中华民族经济、政治、文化、土地和资源的历史基础和积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是中国历史和中华民族历史的继承和发展。只有在中国历史、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在中华民族解放和复兴的伟大进程中,研究和考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才能更深刻地理解新中国的发展规律,从更深的文化背景中唤起人民的爱国主义认同。

我们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核心,认真学习和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文化在新世纪的历史性跨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国社会科学新闻: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离不开中国。如何从世界格局中回顾和理解新中国的历史?

张星星:当世界先进国家率先建立大规模机械工业、大规模社会化生产和资产阶级民族国家时,近代中国被动地卷入了世界历史的潮流。结果,它遭到几乎所有世界大国的侵略、掠夺和蹂躏,沦为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走过了一条痛苦而曲折的道路。中国革命的发生和发展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二战后在新的世界格局下走向胜利。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中,中国成功地推翻了早期帝国主义的压迫,建立了独立的人民共和国,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从世界历史进程的大坐标系中审视和理解新中国的历史,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新中国的辉煌成就和伟大创造。

中国共产党是善于从世界历史潮流中把握中国革命方向和中华民族发展方向的执政党。在新的时代,中国正以开放的心态逐步走向世界,世界也正逐步进入中国。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面对势不可挡的世界潮流和复杂的国际形势,如何审时度势,趋利避害,抓住机遇,迎接挑战,是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必须注意的重大问题。面对复杂的世界潮流,我们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的广阔视野提高我们观察世界的能力。我们必须在深入研究和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不断了解新情况,研究新问题,总结新经验。掌握在复杂的国际交流中控制复杂局势的能力,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和经济、政治、文化安全,最大限度地实现国家利益。

一幅更全面、更生动的民族历史画面

中国社会科学新闻:新中国史仍然是一门年轻的历史学科。今后,为了加强研究新中国历史的三大体系建设,需要做好哪些方面的工作?

张星星:与传统历史学科的优势相比,新中国历史学科的基础理论、应用理论和学科史研究仍需进一步加强。在学科基础理论方面,虽然对新中国历史学科、理论和方法的内涵和外延进行了研究和探讨,但仍然缺乏系统的科学解释和一致的学术认知,严重影响了学科定位的清晰性和学科体系的完整性。我们要认真学习传统历史学科建设的经验,继承创新,发展创新,借鉴各学科的有益经验,建立健全严格的学术规范,进一步加强学科建设,为新中国历史研究奠定更加坚实的学科基础。

在新中国史研究中,中等领域的研究如法制史、科技史、教育史、社会史、外交史等。仍然薄弱,对各个领域大量个案的微观研究仍然空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历程有着丰富的历史资源,有着非常广阔的研究领域和发展空间。为了将丰富多彩的历史片段整合成一个全面系统的历史记述,我们必须努力拓宽新中国历史的研究视野。我们不仅要研究高层的核心政治,还要研究基层的社会案例。不仅要研究文本的决策措施,还要研究实践的发展过程。不仅要研究全局的重大问题,还要研究局部的个别事件。我们不仅要研究宏观经济运行,还要研究微观管理和经营。既要研究理性社会意识,又要研究感性公共心理学。我们不仅要研究人文社会,还要研究自然变化。新中国民族史的许多研究领域仍然是未开发的处女地。要进一步拓宽研究领域,加强对弱势社会生活领域的研究,加快新中国民族史向“通史”方向的转变,更加全面、生动、丰富地展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前景。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张李青

欲了解更多学术信息,请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cssn_cn

澳洲三分 快3 内蒙古十一选五 内蒙古快3投注 龙虎斗游戏